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绿色森林 放生博客

诸恶业中 杀业最重 诸功德中 放生第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人人献一叶 便可成森林 本群是在四川省甘孜州色达县珠日寺活佛才旺仁波切号召下成立,由弟子们发心制作本博客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心识和三身四智后续(梵宇师兄)  

2011-12-07 10:55:58|  分类: 中观唯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和上一个帖子一样,是和别人争吵的产物,现在看来,稚嫩且无甚新意,但博客嘛,总得搏一搏,不能空无一物,所以还是拿来滥竽充数,以为聊胜于无。哈哈哈···诸位见笑,一笑了之耳······

 

你的帖子中虽然看起来好象有好几个问题,但归结起来,其实就是一个问题:你想要明白什么是“如来藏”,但因为没有次第闻思,所以思维总是陷在一些次第设施的解说中,不明白其含义,因而将一些次第的解说的名言,究竟的解说的道理,在头脑中混成一团,虽然似乎藐视“名言权解”,但实际上,就是“名言权解”没有过关的表现。

 

我们先将你的问题归纳一下:因为你阅读《愣严经》,所以希望从自己熟悉的几个经中名言:“七处征心”、“客尘烦恼”、“狂心顿歇”上了解其于身心体验上的真实意味,然后你问:不著与不执有什么区别?一切不执是佛不?最后又问:师兄讲心没有自体。都是如来藏的作用。真有一个如来藏存在吗?

 

先来说“七处征心”。

“七处征心”是佛陀应用“遮破”的方法来帮助阿难和大家了解“自心本性”空性的一面,是典型的应成中观的方法。

 

这里先引进两个基本概念。一叫“无遮”,二叫“非遮”。“遮”是“破”的意思,“无遮”,是将所有的目标全部都破光了,什么也不留下,于是称谓“无遮”;“非遮”呢?是该破的都破光了,但最后却留下一个不能遮破的终极目标,于是就称谓为“非遮”。

 

中观应成就是在抉择终极目标,即认识万法的究竟法性时,采取全然破除的方法,只要你“认定”任何一个“对象”或者“状态”为终极目标时,它都用你自己承认的逻辑方式进行推导,最后总是将你的目标破除,实现绝对的“无遮”,是体现万法空性的究竟方法。“应成”这个词汇的意思,就是说“你指定的目标或者状态,‘应成’什么什么矛盾或者错误····”,故而你的目标或者状态都不得成立。

 

佛在《愣严经》的“七处征心”时,就是采用中观应成“无遮”的方法,当阿难指出了七处心之所在时,佛陀一一破之,七处所在,俱皆不成立。其实,“七处”只是归纳性的一种说法,你可以有千千万万个目标和状态来“安立”心之所在,但最后的结果一定都是一样,会被完全破除,只剩下一个无所依托的“无遮”。

 

作为破除的工具,中观的两个派别,自续派和应成派,有共同的五大因和不共同的四大因,这些所谓的“因”,其实就是方法,用来破除任何一种指认的“方法”。大家如果有兴趣,可以去找一些中观的书籍来阅读,掌握这些方法,并不仅仅是来讨论或者争辩,最重要的是,这些方法的熟练,是无余遣除我们复杂而细微之各种执着的绝佳方便。

 

“七处征心”的原经文,大家可以自己去看,最好能够找一些大德们的解说来看,据我所知,起码可以找到十几种解说,当然不必每一种都看,但最好能多看多思考,不要只是了解了句子就止步。我这里不再一一引述经文,只是说一说它和具体修行的关系,希望对大家有所助益。

 

其实在修行观心的时候,当心的静定达到一定程度时,就会自然而然地去“找寻”心的真相,虽然在闻思中已经明确知道“心不在任何一处”,但习惯于攀缘的心是不会因为闻思就“安分守己”了,总是要找一个“地方”或者一个“状态”来安立自己,不是认为这个是,就是认为那个是,明显的“这个、那个”还好办,但一些细微的,近似的相状,却很容易让很多人误认为自己找到了心,认识了心是什么。

 

一般来说,大部分真实进行修行的人,都会经历很多各种各样的误认,但却不必害怕这些误认,只要精进不息,就会自然而然地不断否定这些误认,而在不断的否定过程中,实际上就是在修行中观应成的“无遮”俱破。如果没有这些误认作为基础,没有这些反复的破除作为熏习,我们会难以真正去确认真实的“不执”的心性,真正放弃无始以来攀缘的串习,真正认透很多很多细微狡诈的歧途。

 

在这个过程中,特别需要注意的是,不能轻易就认为自己“开悟”了,“见道”了,认识了心的“本性”,必须反复自省,根据自己阅读过的经论或者开示来勘验自己。更重要的,应该去找一个真正的过来人,让他来帮助我们勘验,切不可轻易自肯,然后忽略戒律,放纵身心,如果这样,其结果一定是自误误人,堕落地狱。

 

这也是为什么禅门中有“威音王后,无师自悟者为天然外道”的说法。当年永嘉禅师,已经彻悟了,但还是不远万里,行脚到广东曹溪,找六祖慧能印证其所悟,因此而有了“一宿觉”的千古佳话。

 

“七处征心”中阿难所说的那几种指认,我们在闻思经典中可能比较容易理解,甚至还可以依此为别人解说发挥,但在实际的观修中,却常常会不自觉地陷入其中而不自知,不实际修行的人,是不会明白其中的细微艰涩的。因此,不能简简单单就认为已经了解了“七处征心”,即使你已经能够对经文倒背如流,对理义也思维精熟透澈。

 

凡真正的修行人,如果以此经义作为修行的指导,应该经常温习其内容、于内心反复理解,并于修行时进行深细的体会,甚至在每一坐修行之前,也最好能够思维一下其中的道理,然后再依理而观修。

 

在花样百出的错认中,有一个最为吊诡、也最容易令人堕入的错认,即认为“一切不著或者一切不执”就是心。

 

 

为什么呢?因为我们在见解上很容易明白“心不在任何地方,不是任何状态”,而后在观修中经过了不由自主乃至孜孜不倦地找寻,最终会在“体验上”也发现所有的找寻都是造作的、不真实的,如此绝对无法体会到心的本来,虽然这个过程可能很长,但最后总是会对找寻失望,因而自然就会在观修中停止找寻,让心停下来,希望在“不找寻”中证入本性。而且经中也说:狂心顿歇,歇即菩提。如果“一切不著”或者“一切不执”,不就是“歇”吗,于是就如此不明不白地“歇”了下来。

 

一般来说,如此停歇下来后,会有两大类的状况出现,一类是纯粹的“无记”状态,身心昏钝,不思不想,心如石沉大海,这即是宗喀巴大师所斥责的畜生修法,相对来说,这还是比较明显的歧途,容易认识。

 

另外一类呢?就很容易让人误认,其时,心似乎没有任何分别执着,还能感受到清明,获得安逸、宁静、舒适···等等觉受,甚至还会出现一些小神通,将其境界和经文的一些说法对应,会认为就是经文中所说,而且在出定后,看任何经书都不难看懂,比起以前纯粹的字面理解,大不相同,于是便认为自己认识了心的本性,已经因“歇”而证悟了菩提。从而在心相续中认为“一切不著”或者“一切不执”就是心的真相,虽然在意识见解上,会因为佛陀破除过这种歧见,但在实际修行中,内心却不自觉地陷于其中。

 

“一切不著”和“一切不执”,其实是一个意思,都是说心不再粘著外缘的意思。问题是,如果已经证悟了,会明白“自心本性”的的确确是“一切不著”或者“一切不执”的,但如果没有证悟前,将“一切不著”当成心的本相来“指认”,或者当成安住的境界,就会成为障碍,因为没有真实领悟本性以前,“一切不著”也好,“一切不执”也好,本身就是内心粘著执取的对境。

 

其间的差别是,证悟以后的“一切不著”,是明了本性后的自然不执,是真正的一无所执,而没有证悟前的“一切不著”,则本身就是一种执着,一种细微的,似是而非的执着,其结果还是轮回。

 

佛当然是一切不执的,但凡夫的“一切不执”却不能简单地就认为是佛,而是要真实认识了自心本性,而且修行到圆满,才能是佛。

 

佛陀在“七处征心”所昭示的,还只是应成中观无余遮破的层面,中观的特点,就是对各种执着的彻底破除,不会去安立任何一个终极目标,不承认有任何“自性常有”的事物,在实际的观修中,会采取“凡有所住,即为所破”的方法,即使是“一切不著”的庸俗安住,也一样会被破除,所以,其结果就是真正的“无遮”。如果真实理解和认真观修,可以体会万法空性的一面,从而也领会本性中真正无执空性的一面。

 

但是,仅仅是一丝不挂的破除,真能完全昭示心的真实面目吗?其实很多认真的学人到此时会问:如果一切都破光了,那会是什么来领受这种无所执着的空性呢?一切破光了,会堕入断灭吗?在实际修行中,我们不能这样一直破下去呀······?

 

因此,佛陀于二转法轮中所宣讲的中观,只是揭示了心性空性的一面,而完全揭示心性的“空明双运”,却是在三转法轮时,由宣讲“如来藏”而得以圆满。

 

“如来藏”的特点是“空明双运”,“空”的一面,可以由应成中观得到实现,而“明”的一面呢?在佛教认识论上,有一种见解称为“他空中观”,这种见解就是专门用来昭示如来藏“明性”的一面,“他空中观”认为中观应成的见解只是“自空中观”,“自空中观”可以破除一切执着,但却不能显示本性中明觉的一面,他空中观则不会这样,虽然可以破除一切执着,但认为本性中不生不灭的“明觉”,却是不能破除的。所以只是“他空”,而“明觉不空”。

 

上面提到的“非遮”,就是这个意思,一切都破除了,但还剩下一个不能破的,那就是不生不灭的明觉。这里要注意的是,他空中观虽然说“明觉不空”,主要是相对于“自空”而说,并不是说真有一个“实有”的明觉,如果这样理解,那明觉就等于一种“常见”,和上帝、大梵天等常见外道差不多。要讨论这个问题,会牵涉很多,不是本文的范围,因此不再多说。

在《愣严经》中,“无遮”的方式,在“七处征心”后的“八还辩见”中得以体现,佛陀将各种因缘组合而“有”的因素都破掉,而后剩下一个不能破的,说“诸可还者,自然非汝,不汝还者,非汝而谁”。

那个不能还的,就是本性,就是明觉。认识这个明觉,就是证悟自行本性的关键。

 

然而如何在实际修行中认识这个明觉,确定其为真实本来的明觉,才是每一个佛子真正的问题。

 

佛陀在“八还辩见”中,所说的辨析方法,其实也就是一种修行的方法,所谓的那些要“还”的,在修行中就体现为不去执着,那些明亮呀、黑暗呀、通达呀、阻碍呀、分别呀、顽虚呀·····虽然只说了八类,但实际上也涵盖了世间一切缘起之万法。

 

那我们在修行中,就不能有任何执着,连“不执着”这种执着也要消灭,任何内在的外在的目标和指认,都一律放下,但这一切,在哪里发生呢?总不会在“什么都没有”的断灭中去不执着吧,而任何的分别和散乱,也显然不是真正的放下,所以,那个不分别而又明了的“本觉”,才是真正的自心本性,而其他的,不管是分别,还是不分别,都只是“客尘烦恼”,是生灭的缘起现象。

 

只有切实认识这个本来的,绝对不造作的明觉,才能真正地“狂心顿歇”,而不是还在懵懵懂懂的时候,就来个一切不理,狂心顿歇,如果那样的“歇”,本身就是狂心的另一种显现。

 

 

而到了“如来藏”见解的层面,则圆融了“自空中观”和“他空中观”,认为自心本性既是一切不执的大空性,同时也本具光明无染的觉性,但这个光明污染的觉性,也决不是实有的,同样也是不可捞摸的大空性,“空”和“觉”,本来一体,只是为了言说方便,才强分二面,所以称之为“明空双运”。

 

在“如来藏”的层面,则不会将明觉和缘起万法割裂开来,此时会确认一切缘起之万法,也就是如来藏,亦即自心本性的幻化,圣凡的差别,就只是悟和迷的关系,所以《坛经》中会讲:一念迷即凡夫,一念悟则佛。在《愣严经》中,佛陀也讲述了如来藏和五阴、六根、十二缘起以及十八界的关系,详细阐明了自心本性和万法“不一不异”的情形。

 

问道“如来藏是否有自体,是不是真的有一个如来藏存在”,如果对“如来藏”是闻思性的了解,那可以用书面的语言来回答:即“如来藏”离开“四边”,既不是“有”,也不是“无”,也不是“既有既无”和“非有非无”。

 

这四个名词。其实也是真实的境界的总结,很多人以为后面的两个只是言语戏论,其实不然,在真实观修中,会真的有这两个境界,其细微难明,真是难以言说。

 

所以你不能说如来藏“有”本体,也不能说其“无”本体,大空性让“有”无法安立,而光明会让“无”也无法究竟,后面的两个名相所代表的境界,也只是有无戏论的变样而已。

 

而真处于如来藏本面时,会明了即使是上面“离开四边”的言说,也是废话一堆,只好如禅宗所说:言语道断,心行处灭。

 

因此,在真实证悟中,一定是“不执一切”,但又“通透明了”,但你如果要去追求或者指认这个“不执一切又通透明了”是个什么,那立即又陷入相对的戏论。

 

大乘佛教中不管那个派别,最终的目的都是要认识这个无法言说的“如来藏”,但最直接的,就是汉地的禅宗和藏传的大圆满法门了。

 

现代的禅宗,祖师禅凋零,只指人心的证入方法似乎很少看到,而大量的学人基本上靠“参话头”的方式来证入。

藏传佛教的大圆满法门呢,则主要依靠上师的引导和加持,用窍诀的方式认识本性,是一个非常轻松而又非常殊胜的法门,而且在自心本性的开展和扩大上,还有非常精妙的地方,比如大圆满“托嘎”的修行,就是禅宗中不具备的。

 

到此,再说一说以前曾经争论的一个话题,就是“法、非法、非非法”的解释问题。虽然争论这个问题的起源荒唐不堪,但也可以用“法、非法、非非法”这来为上面所说的内容作一个总结。

 

“法”在正规的解释是“法谓轨持”,“轨谓轨范,可生物解;持谓住持,不舍自相。”用白话说,法就是“事物”的别名,一切事物都有自己的特点和性质,才能够让人们对其了解和认识。

 

这只是对“法”的简单解释,详细来说,则法有六个方面含义:

1、          事法(有为法);2、理法(无为法);3、教法(三藏十二部经

论);4、方法(修行方法);5、行法(五位十地);6、果法(涅槃、菩提、十力、十八不共法等佛地功德)。

 

因此“法”之一词,范围非常之广大,既不能随便说是“无明”

也不能说是“真如”。而是一切事物的一个通称。

 

但祖师们为什么会将“法”、“非法”、“非非法”这个双重否定句排列成一个句子,并为此作出许多偈子呢?祖师们并不是玩弄文字的无聊之徒,他们这样做,一定有其深刻的道理。

 

其实,这个句子,就是雨漫同修说的双“遮”的意思。前面已经说过,在佛教中,“遮”是“破除”的意思,“双遮”,就是否定了以后再否定。为什么要否定了以后又否定呢?因为这是祖师们在教导后人抉择真理时的一个心路历程,也就是“见地”的次第。

 

当你认为真理是一个“法”时,用空性将破除,所以就成了“非法”,而当你耽着“非法”为究竟,停步于“无遮“时,再用“非非法”来“遮破”,引出真正的“无生大空性”,即万法的真相“如来藏”。

 

如果象柔纳同修那样的分法,说“有”是心的一个对境,而“无”也是心的对境,都可谓之为“法”,所以离开有和无的“非法”就是真如。那就不必用“法、非法、非非法”这样的双重否定句来进行排列了。

 

而且“法”和其对立面的“非法”,本身就是一对观待,如何能够将观待的其中一面说成是“绝待”的真如自性呢?

 

所以,就“非、非法、非非法”这个句子的正确解释,就是雨漫同修说的“双遮”。也就是老梵在前面长篇大论所叙述的见地之次第,“无遮”和“非遮”的意趣。

 

汉传佛教“天台宗”,有著名的“假、空、中”次第三观,其实也就是“法、非法、非非法”的意思。

 

对人说佛法,是非常严肃的事情,佛法中许多名相言句,都有其特定的含义,如果要改变其含义,必须先设立其相应的语境或者意境。因为名相和言句,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表达和指导我们的心行。

 

如果只凭个人想象和意气胡乱解说佛法,那效果可能只是好笑,但因果却可能让人不寒而栗,决不是轻轻松松说几句“地狱本空”、“因果本无”的大话就可以了结。

 

老梵长篇大论地写这个帖子,不仅仅只是回答柔纳同修的问题,更主要还希望对一些可能需要的同修有所助益。这个帖子中所说的关于“如来藏”的问题和道理,其实论坛中都争论过很多次,很多同修在以前的帖子中也说过很多很多,但同样的争论,换汤不换药的问题,还是不断地发生,因此我怀疑,这一次的长篇大论,是不是真的会对同修们有所帮助吗!

 

所以,这个帖子发出以后,老梵不会再有时间长篇大论地写帖子,也没有兴趣再回答于此相关的一些问题,只是希望大家能够虔诚恭敬佛法,真实地去闻思和修行,不辜负这个难得又无常的人生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